小说

尽情阅读


传奇孟姜女


自秦一統六國,已無內患,奈何匈奴卻屢屢出兵騷擾邊關,始皇震怒,命加修長城,以絕匈奴之險。此令一下,頓時舉國遍招壯丁,一時間,秦國上下,皆被攪的人人皆危,妻離子散。

一日

間,在潼關城里,自庶民區中傳出一陣悲淒……

離近看去,只見一嬌媚佳人正摟緊一書生,兩人抱頭痛哭。此二人乃皆是潼關人氏,男子名喚范喜良,年方十九,女子名曰孟姜女,芳齡二八,生的體態妖 ,清麗異常。二人自幼兩小無猜、青梅竹馬。兩家老人已將二人親事定下,只等良辰吉日

拜堂成親。

不料始皇一聲令下,凡十六歲以上之青年男子,皆必須做修建長城之勞役。喜良正在此限定之列,近日

官府緊逼,無奈之下,只得將婚事擱置,遠赴長城而去。二人分離在即,不由得心中悲痛欲決。

“夫君,你我剛定親完畢,尚未拜堂,不料卻在今日

做此牛郎織女、天河之隔。妾身心如刀絞,望夫君早日

歸來,勿忘妾身在家中苦候。”孟姜女悲切的哭道。

喜良此刻也淚撒滿頰,將佳人抱住哭道:“妹妹切末悲傷,兄此去不過年許時間,妹妹在家安心等待,喜良定當早日

歸來,與妹妹再共結良緣。”

二人正糾纏之間,一旁衙役早候的不甚耐煩了,上前一把分開二人,強行將喜良拉走,孟姜女拉扯不住,只得在淚水間目送夫君離去……

轉眼春去冬回,一年光景轉瞬及至。孟姜女在家苦候,卻無半點喜良消息,眼見著四下鄰居皆平安歸來,夫君卻渺無訊息,愈等下去,心中便愈發慌亂。

一日

間,孟姜女 告父母,欲獨自一人往前方尋找喜良,父母苦苦規勸,卻無半點作用,無奈之下,只得應允。佳人收拾行裝,拜別雙親,前往長城尋找夫君。

路途遙遠之中勞苦艱辛自不多表。不料剛到長城,卻在其他勞役間探得喜良早已累死在長城腳下。連屍骨也不知葬在何方?孟姜女聞聽噩耗,如五雷轟頂,呆立城邊。

萬未曾想到自己千里迢迢來此尋夫,卻得到如此噩耗。心中悲苦,再也難以抑制。不由得悲悲切切、哭倒在長城腳下。

此哭聲真是悲痛異常,天地 之色變。第一聲悲啼,卻見頓時風起云湧,哭至二聲,立聞雷聲湧動。三聲哭喊一出,只見狂風暴雨、大地震動。啪啦一陣劇響,震倒半邊城牆。喜良屍骨浮現而出,佳人見得夫君骸骨,更是痛苦哀傷,直哭的天崩地裂,日

月無光。

此時,始皇正巡遊至此,見的這樁奇事,心中大驚,忙令左右喚孟氏來見。

見得佳人,驚 天人,當下喝退左右,謂之曰:“美人不必悲傷,汝夫乃短命之人,有此嬌妻。卻無福享受,今日

美人與朕在此相間,真乃天賜良緣,寡人欲加封美人 后宮 妃,從此享盡榮華,不知何如?”

孟氏見始皇如此荒淫心中鄙疑,方欲高聲痛斥,但轉念一想,“吾與昏君哼然決裂,死亦無所畏懼,奈何夫君屍骨尚裸露荒野,實在與心不忍。”當下打定主意, 頭道:“民女蒙皇上厚愛,誠惶誠恐,本欲以身相許,無奈夫君方役,民女自當 其料理后事,妾有三條,若我皇應允,方可作罷”!

始皇道:“但言無妨。”

孟姜女道:“其一,請我皇 喜良金鼎玉葬。其二,我皇須披麻戴孝,親自送葬。其三,民女素聞東海蓬萊仙島乃天地靈氣之所在,我夫需葬于此地。”

始皇雖覺此條件,甚 苛刻,怎奈心中早 美人姿色所迷,只想將其擁入寢宮,輾轉消魂。當下也沒有顧慮許多,急急道:“美人條件,朕完全應允,明日

一早,寡人就將處理此事。”言罷,連忙走下龍台,牽住美人玉手,便愈帶入寢宮。

孟姜女也不拒絕,跟得始皇便至于榻前。

始皇見成得好是。心中欣喜,先于桌上取鼎中之酒,一飲而進。而后,托住美人下額,便肆意看將起來。

越看越覺得美人清麗不可方物。口中歎道:“美哉,佳人豔麗如斯,雖傾國傾城之貌亦不過如此爾。

半晌,始皇擁美人坐于榻上,孟姜女心系喜良屍骨一事,只得勉強相就,倒入其懷中。俏眼甘斜,見始皇卻也生的體態強健,風流俊俏,儀表超群。心中亦有些情動。口中喃喃道:“我皇如此寵信,民女愧不敢當,此皆名女之福矣!”

口中聲音燕語 蹄,清脆動聽。

始皇聞罷欲火上躥,趁勢推倒美人。姜女亦柔若無骨,任其擺布。始皇急解美人繡衣,頃刻間,露出一對酥乳,如粉團一般細嫩異常,兩點猩紅乳頭煞是可愛。始皇更是按耐不住,狠命褪下美人小褲,露出雪白粉腿,不由得看的驚呆楞眼。那物忽的挺立而起,漲漲的鼓的難受。遂將自家衣褲剝個干淨,惡虎撲食般壓將上去。

孟姜女輕呼一聲,不禁摟住,與其肌膚相親。始皇一手撚得那話兒,朝著肉縫便戳。方頂進了半個頭,姜女已痛的煞不過,探手將其塵柄阻住。始皇急的滿頭冒汗,再三哀求,姜女才送開玉手,讓那物又滑進一些。

始皇趁勢長驅直入,欲一探到底,怎奈牝內十分肉緊,方進得寸許,便再難進入。可憐姜女在其身下“咿呀”哼叫,只覺陰戶內熱辣辣十分疼痛。始皇加力沖刺,禿的一聲連根沒入,一下子攻破頭陣,可憐姜女瞬間紅元盡失。

“啊呦”姜女咬緊牙關,痛呼不止,心中暗想:“今日

一次,卻被他人破了我的身子了。”

始皇方知其尚 處子,不由得心中愛憐。便緩緩抽送,時日

不長,姜女亦覺得苦盡甘來,周身通泰。不由得朱唇微 ,雙眼緊閉。遂曲藝奉承起來。身子上下迎湊,口中哎呀呻吟不止。只覺下體淫液亦緩緩流出,陽物在其體內亦抽插順暢起來。自比先前爽快許多。遂用手板住始皇臀兒,任憑其來回插弄。

始皇干將少許,也覺牝中道路漸寬,陽物進出已不甚費力,知火候已到,索性起身,跪于榻前,架起美人雙腿,啪的一聲,陽物複又全軍覆沒,翻江倒海般在里面攪和起來。下下直達花心。一時間頓時濃煙四起,淫水紛飛。

二人在榻上弄的天昏地暗,情趣異常。姜女已然是欲仙欲死,痛快淋漓。高高 起下身,將蜜穴極力迎湊。口中浪語喊成一團。始皇亦是花間老手,開始行一上一下,九淺一深之法,沖突往來,汲汲如魚戲水一般抽送自如。直戳得孟姜女乳房亂顫,花心欲裂,只能緊咬銀牙,死命忍受,把個迎風楊柳般的身子東搖西晃。

二人于榻上混戰不休,也不知道插弄多少時辰。孟姜女早被弄的氣喘籲籲,香含淋漓,死去活來一般星眼朦 ,玉肢酸軟。便似一攤軟肉癱倒至榻上。

始皇欲戰欲勇,一根堅挺陽物進出如風,宛如蛟龍入海,插弄的上下翻飛。

干到爽快之處,不由得大聲吼叫,陽物在牝內蹼蹼亂抖,一股濃精一泄千里,孟姜女美穴亦承受不了這許多精液,順之下體直流至榻上。

始皇緩過氣來,忽發現美人已昏迷不醒,忙手探其鼻,不見風吹草動,心中慌亂,連忙用口布氣于之,折騰許久,孟姜女方睜開眼來。當下,謂始皇說道:“我皇勇猛,民女不堪承受,險些被皇上弄死。我皇真乃天下第一英雄也。”

始皇聞得此言,心中得意之處無以倫比,只覺天下英雄皆不如自己了得,人間美事,皆盡如此矣。口中得意暢笑起來……

次日

清晨,始皇與美人起得身來,左右早準備好一切事物。始皇依先前應允之言,披麻戴孝,與孟姜女挾得喜良屍骨,坐得船來,奔東海而去。

船至蓬萊,孟姜女獨身將喜良屍骨葬于一隱秘之處,複又與始皇坐船回歸大秦,行至海中,忽然立于船舷之處道:“民女自幼許配喜良,今又于吾皇做此荒唐之事,已是殘花敗柳之軀,自古烈女不從二夫,自知罪孽深重,今喜良屍骨已然安葬,吾亦無牽挂之事。遂不願苟活于世,願來生在見。”言罷,狠下心來,往海中一跳。

人見之,皆大驚失色,始皇更是如雷貫頂,驚呆而立,半晌,忙另左右下還撈救。但見海中波濤滾滾,巨浪滔天,佳人早已渺無蹤影。心中大 惋惜,可歎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,卻葬于海中。

人回得朝中,始皇此后終日

愧悔,從此郁悶成疾,終卒于世。臨終之日

,尚對姜女念念不忘。

卻言孟姜女自綴入海中,自忖必死無疑。不料東海龍王念其忠烈,不忍見其魂飛魄散,忙令手下蝦兵蟹將將其救入龍宮,並認其 義女,封 七公主。經此一劫,孟姜女亦打消死意,于龍宮打理事物,時常降些雨水,緩解百姓旱災。

誰曾想,十月之后,腹中卻玉胎暗結, 下贏政皇子一名。因此子乃真龍血脈,與龍宮地穴沖突,若強行收養必遭天譴。孟姜女無奈之下,只得偷上陸地,尋得一忠厚男子,暗將此子送出……

收養此子人名喚項梁,一日

沈睡之后卻見床邊多一嬰孩,以 乃天降神人,不敢將其做 其子,只得以叔侄相稱。

二十年后,項羽起兵造反,自號西楚霸王,與秦兵大戰,攻進鹹陽,火燒阿房宮,秦朝至此,已名存實亡。而后,項羽又與劉邦一爭天下,奈何落敗而歸,卻與虞姬在烏江岸頭演繹一出霸王別姬之千古絕唱……

但項羽始終不知,自己乃是始皇與孟姜女之子,二十年后,將其父手創之國消滅待盡,不知始皇泉下有知,是否感慨天道不爽,因果報應。

【完】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另:一直想寫一點古文的東西,到真寫的時候卻發現古文的作品,實在是很難把它從頭到尾都組織的很通暢,生于現代的人,不用一些文言文來做日

常生活的交流,只是憑借一些在書本上學到的古文知識實在有些不夠。寫的很多地方還有些不太順暢,沒辦法了,水平有限,我認真寫,大家隨便看吧!


上一篇:辣妈面试被迷姦
下一篇:帮女儿开苞